水墨婺源采風行                                   圖/文 游淑蓮     

 

【回首頁】 回攝影漫談

 

   同好告訴我錯過了「北越少數民族攝影之行」,這次的「江西婺源采風行」千萬不要再miss,雖然明知出國攝影是件苦差事,還要有過人的體力才行,但是耳聞指導老師高源彬先生是拍攝人文風的個中好手,且看到之前帶回來的作品真是張張精彩,心中早就在吶喊著,無論如何一定得去磨練磨練、見 識見識囉!

 

    就這樣展開了我的處女秀!

 

11/04─第一天下午2時許,大夥兒在桃園機場集合,大家的行頭一個比一個多,幾個女生巾幗不讓鬚眉,有背的有拖的,傢俬真不少。飛機直航杭州不到2小時就抵達蕭山機場,在杭州晚餐後已經晚上8時半了,當地全陪「阿亮」告訴我們到婺源拉車還要5個鐘頭,因此抵達飯店已是凌晨1時了,待房間就緒、潄洗完畢,不覺已近3時了。

 

    11/05第二天─吃過早餐,有些同好眼尖,發現附近河邊有34位村婦正在洗衣物,趕緊捕捉鏡頭,經老師指點下,大夥兒作了暖身活動,開始婺源采風第一拍。一路上遇到炊煙裊裊再加上古色古味的農舍,便停車架起腳架留下這動人的氛圍。

 

    <國家地理雜誌>推舉江西省的婺源為全中國最美的鄉村,窄長的石路、古舊的粉牆黛瓦、孩童的天真、河邊搗衣聲、炊房散出來的縷縷輕煙交織成一幅幅古典韻味的水墨畫,彷彿時空錯亂,迷濛虛幻,不知今夕何夕,往後的幾日所拍攝到的景象或可形容其韻味於萬一吧!婺源由許多古徽州小村落組成,所謂古徽州,其實是宋朝時劃分的一個州縣,地理上含括安徽省黃山以南,以及江西省東北的婺源一帶。雖然古徽州之名已被棄用,但婺源境內還保存著很多徽派小村,當中以李坑、江灣、曉起、清華鎮、嚴田、江嶺等村落最為有名。

 

    也許是懾於曉鳙村莊的光影絕美與孩童瀾漫無邪、老人悠閒自在的光景,大夥兒從上午11時到下午340分一路「拍無赦」,如果不是為了其他遊客要吃午餐,還真是捨不得放下相機呢!一條小溪靜靜在村中流淌,其村落直是原生態的保留,徜徉其間,唯有感嘆古徽州建築文化韻味之精緻,更令人沈醉於小橋流水人家天人合一、反璞歸真的意境!

 

    11/06第三天─秋口鎮外「月亮灣」的晨曦、一葉輕舟、漁夫或垂釣、或撒網捕魚的迷人畫面,也是我們此行捕捉的重點作,豈容錯過。清晨4時即起,5時抵達拍攝地點(細心的高老師在前一天即勘好最佳點),運氣真好,有早起的船隻已穿梭在水面上,互相寒暄話家常,此機不可失,只聽到咔嚓咔嚓聲不絕於耳,在老師的指點下,大家的記憶卡都快爆了。

 

直至9時許才回飯店checkout,續往樟村板凳橋拍得不少村婦挑水洗衣光景,讓我想起小時候到河邊幫母親洗衣既辛苦又快樂的童年往事,此情此境真有走入時光隧道之慨!逡巡於長灘的巷弄間,也捕捉到了老婦坐於門前巧撥玉米的農村畫面,走著走著發現時近黃昏,村婦已然在灶前忙著炊火,聞著柴火燃燒的焦香味,吸引著我們這群好攝之徒在高老師的溝通後,搶拍了不少難得的畫面,始心滿意足的踏上另一個歇腳處。

 

    11/07第四天─石城(由程村與戴村組成)的晨曦,是老天賜給攝影家一個永恆的題材,清晨霧氣氤氳、炊煙繚繞加上鱗次櫛比粉牆黛瓦房舍,直似人間仙境─春可閱芳菲五色,夏可探清幽奇洞,秋可賞紅葉爛漫,冬可訪遠黛含煙。為了這片世外桃源美景,直讓我們從清晨5時活躍到11時才罷休。下得山來,途經菊徑小村莊,立刻被村內天真稚氣的孩童深深吸引住,在全陪阿亮的誘導下拍得不少逗趣無邪的鏡頭。吃過午飯,攝友們意猶未盡,回頭再覓那些村童,同好瑞香及彥臻小姐帶來的糖果、鉛筆等發揮作用,小朋友配合度超高,折騰許久,尤其是那穿著開襠褲的弟弟,成為人體秀的主角,大夥兒在笑聲中結束搶拍。接著走進附近一所「菊徑小學」,因適逢星期六,校內只有嘻戲遊耍的孩童,有一位年過七旬老婦正悠閒地抽著煙與人聊天,當然也成了我們相機的獵物,請她抽台灣帶去的香煙直說太淡了,還真是高齡老煙槍呢!

 

11/08第五天─造訪了長溪鄉的長壽村,顧名思義村內高壽的老者不少,但也許是怕生,皆靦腆不願拍照,幸好隨興捕捉了少見的鄉野農家作息,高老師央請阿亮覓得一處打鐵間,讓大夥兒捕捉那擊鐵時火光四射的刹那,因是第一次拍此種畫面,不顧同好由後上方壓擠的重量,不管火光亂竄的危險,不停地連拍,直至抓到一瞬間的畫面後,才發現長褲上已破了3個洞,只好作為值得回憶的見證。

 

    依山傍水的洪村也夙有「長壽古里」之稱,門樓四個大字與它那高高的馬頭棸蓎o威嚴肅穆,門兩邊分別刻著:“奉憲養生”和“奉憲永禁賭博”兩塊禁碑,也許就是因為有了這些警示,所以該村能“長壽”永存。

 

    11/09第六天─在清華鎮渡過了一個寧靜泌涼的夜晚,大夥起了大早至河邊碰運氣,有趕牛的老農、橋上的挑夫、橋下浣衣的婦人等構成了樸實勤快的鄉野情趣,當然此情此景豈容錯過,直至飢腸轆轆才作罷。吃過早餐興沖沖直奔沱川鄉的理坑村,,天空飄起毛毛雨,買了門票,趁著雨還不大,看到粉牆間石板橋上撐著傘的行人,交織成一幅迷濛典雅美景,同好早已在這頭的窄木橋上架起腳架捕捉傘影浮動畫面,豈料不多時,突然一陣狂風驟雨襲捲得大家抓起相機逃奔右方空屋,但是有2人的腳架因來不及收而硬生生被巨風橫掃至河裡,所幸還能順勢撈起,真是虛驚一場!

 

    11/10第七天─溪頭鄉龍尾村莊家戶門框門鎖各顯特色,飛簷戧角,河邊群楓紅黃相間,倒影清澈可照,駐足良久,拍得盡興忘我。在村莊裡穿梭徘徊,眼前浮現出「古樹高低屋,斜陽遠近山」的美景,有「林梢煙似帶,村外水如環」的夢境。只有短短的七日時光,如何能將佳景盡收眼底,有這麼一句話:「五嶽歸來不看山,九寨歸來不看水,婺源歸來不看村」。南宋著名理學家朱熹讚美家鄉婺源的詩句,真是貼切不過:「半畝方塘一鑒開,天光雲影共徘徊,問渠哪得清如許,為有源頭活水來」,雖然已儘所能將其勝景帶回,但是貪戀的我但願能走遍這天堂跌落人間的花園─婺源。

 

    本次行程成員高手如雲,除了衷心感謝高老師的耐心指導外,同行洪會長也傾囊相授,同好亦能互相觀摩指點,真是不虛此行,獲益良多,詞不達意,謹以數張照片與同好分享,期能表達於萬一。

 

 

 

照片欣賞 

 

圖、文:游淑蓮

 

◎點小圖可放大欣賞

 

兩人就著和煦的光影下
閒話家常

菊莊老婦人抽起台灣旅客
送的香煙

長溪鄉長壽村婦豐收後的成果

曉起的漁民早已將網灑將起來

綄紗女

辛勤的打鐵日子 無怨無悔

洪村老婦人守著灶頭守著柴光

菊莊孩童盡情揮灑純真無邪的畫面

 

挑水的村婦表演起絕活,

只為了滿足嗜血的相機

晨起的牛兒們忙不迭地
幹活兒去

如詩如畫的徽州古民居

曉鱅村莊曬秋

 

同好已被此情此景深深留住,
捕捉最後一瞥

備註: 刊登於聯藝攝影 109期

【回首頁】 回攝影漫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