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竹香山的----- 螃蟹家族

文:林一波

常釣魚的人都知道,每天海水各有兩次漲退潮,漲退潮主要是受月球吸引力的影響,因此,接近月球的海水會形成隆起,使整個地球無時無刻略呈橄欖球狀,而其中心軸則一直對著月球,這種現象在新月、滿月時更是明顯,因為屆時月球、地球與太陽連成一直線。儘管太陽和地球的距離約為月球與地球距離的四百倍,但太陽的直徑是月球的四百倍,因此,它的吸引力仍有月球引力的一半大。引力相加的效應,雖然地殼完全不受影響,但卻能使海水於「朔」、「望」過後兩三天,漲到最高點,謂之「大潮」(上弦和下弦過後兩三天,太陽、月亮、地球成直角,引力互相牽引,潮差小,謂之小潮)

  世界上有十餘處海水與淡水交會的江口,因得天獨厚的地理條件,得以欣賞澎湃波濤的大潮「演出」,中國錢塘潮便是其中之一。大陸浙江錢塘江從中游至下游江面由窄而寬呈喇叭狀,而且水平面與東海落差不大,每年農曆八月十八日剛過中秋,高漲的望潮自杭州灣外海集結,由江口往內陸以每秒六至七公尺的速度逆流而上,當勁道十足的潮水往前推進一百多公里,接近杭州附近的蕭山美女壩防波堤時,有如出柙猛虎般的波浪,還可以把停放在堤防上的一噸半廂型車,如同鐵鎚打紙鼓般掃入江中;而行有餘力的潮水,還可以在蕭山美女壩防波堤來回激盪,形成回頭潮景象,當地人稱為「美女二回頭」。

  對居住在台灣的大多數人而言,海水漲退潮似乎比較無關痛癢,但對於處在海濱潮間帶上,連蒼天也懶得計數的小生命來說,每一次漲潮就是一次增加生命力的補給。招潮蟹就是我們相當熟悉的印證對象。

  新竹香山海濱的港南遊憩區擁有一千多公頃的潮間帶,就是一處交通便捷的知性休閒去處。每當滿潮過後約一小時至兩小時(視大小潮而定),蟄伏在泥沙洞穴中的招潮蟹,便紛紛在尚未退盡的淺水中開始覓食。蟹類採取橫行姿態是為了在水中減低阻力,有如降低風阻的流線型汽車,並且從身體硬殼前緣的眼窩中,伸出如潛望鏡般有眼柄的眼睛,以利於作一百八十度觀察,提防採取突擊策略獵食小螃蟹的濱鳥。招潮蟹雖然不是在食物鏈的頂層,但也有天賦的本能,能以小螫側的步腳掘洞藏身,八條扁平堅硬的腳,也能察覺水中及地面不尋常的震動,令人難以想像的是這八條腿都有辨味的功能,能精準獵食退潮之後的海藻及海中有機體食物。

  除了因地制宜之外,招潮蟹也善於因天制宜。每當新月到初三,滿月到十八之際,就是牠們混雜而居求偶交配的高峰期,屆時,招潮蟹幾乎是傾巢而出,雄蟹舉著超大的螫吸引異性,引誘雙螫細小的雌蟹入洞評鑑雄蟹洞穴,決定交配與否,雌蟹若不滿意則可退出,另覓其他洞穴「採樣」,有些佔有慾較強的雄蟹,則採取霸王硬上弓的方式,強行挾持雌蟹入洞完成交配,雌蟹處境猶如「新媳婦坐花轎」---只有任人擺佈。

  台灣的招潮蟹約有十種,香山常見的有弧邊招潮蟹、萬歲大眼蟹、清白招潮蟹等族群,不過,數量上還是難以與香山潮間帶上數量驚人的短指和尚蟹相抗衡。由於和尚蟹圓球的外殼面呈淡藍色,酷似剛剃度的和尚,因此也稱為海和尚。作息與招潮蟹略有差異的和尚蟹,最活躍的時候往往於滿潮之後四、五小時近乾潮之際,屆時和尚蟹彼此運用人類匪夷所思的訊息互通,一起從平整的沙地冒出頭來,仗勢著數量大膽直行,行進間不停的以雙螫撈取泥沙,攝取有機物質,剩餘的泥沙從口中吐出呈圓球狀,稱之為擬糞。蟹過之處有如犁過的田地,在海濱潮間帶上彷彿大軍壓境般擴散開來的和尚蟹,也稱兵蟹;打野戰般的生活似乎可在和尚蟹就地打尖,隱入泥沙的模式上得到印證。至於有戀住習性的招潮蟹,則會在漲潮前順勢耙取洞穴周邊的泥土封住洞口,於海水壓頂之時,在陰暗潮溼的小天地中,怡然自得在海洋的脈動中養精蓄銳。

  這片泥灘和沙灘交錯的潮間帶位處南寮漁港南方,縣政府已規劃為「港南」遊憩區,可以觀察到多達近三百種鳥類,包括過境的候鳥,螃蟹種類也有四十八種。不過這高達數意億隻的螃蟹,都有著共同心聲:「我們蝦兵蟹將,自從陸地有了生命,就世居於此,原本『牛吃稻草鴨吃穀』各有各的福,不料因為前幾年台灣西濱快速道路的修築,如哪吒鬧海--不但使魚蝦遭殃,也使我們手足在填土作業機具的五雷轟頂下,無處逃生,在可預見的將來,請不要在垃圾掩埋場的計劃下,讓我們的命運好像『人類手掌堛熙n糖--要圓就圓,要扁就扁!』」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