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分山

文:林一波

  北台灣熱愛自然天趣的朋友,都知道如何快速登臨雄峙台北盆地邊緣的大屯山頂,面南朝西的欣賞有如書卷般的大台北都會景觀;惟東北面受七星山。竹子山阻隔,難以暢窺全景。不過近幾年,拜氣象局在東北角的五分山頂設立氣象雷達站之賜,民眾也可以藉著迂迴在十分寮附近的五分山上的柏油路,登高飽覽台灣東北角的風貌。
  在和諧安逸的情境中,對事物觀察通常會更加敏銳。在五分山碧汥綠潯間的山谷迴音效應中,隱約可以感覺到北迴火車正加足馬力奔向遠方,難以聽音辨位依稀可閑的鞭炮聲,樹林間的青煙裊裊直上。在在證明您離人境不遠;但是山的感性依舊,不致遭市聲淹沒。
  自萬古洪荒便形成的山脈簇擁著清風,風吹襲芒草帶著蕭索的聲響,而幾乎己攻佔五分山的五草芒則正摩拳擦掌,等待秋風一起,便將金黃的燦然芒浪遍灑山野。

  五分山海拔雖祇有七百五十七公尺,但高度足以在東北角傲視群峰,不但肩負北台灣天氣預報重責大任的氣象站在此落地生根,令賞鳥族興奮的是,五分山附近也有俗稱老鷹的黑鳶族群,據筆者五年來不定時觀察,推測黑鳶鷹巢約略在五分山東北方四公里海拔五百三十六公尺高的三爪子玩山西側的山林峭壁間,屬於台灣留鳥閩南語稱之為「來葉」的黑鳶,全台灣數量也不超過兩百隻,其中約有十隻長年落居於,此以距離來分析,其鷹巢至食物來源充裕的雙溪與經常出現其蹤影的演海公路南雅地尾,甚至冬季因受制於食物短缺到基隆港碼頭覓食的距離皆在十公里半徑範圍之內,每當清晨太陽芔現在燦光寮的陵綠動起熱氣流的上升,正好為黑鳶暖身,雖然人類貴為萬物之靈,也不得不佩服黑鳶的纖智聰靈,因為有其他的動物能和黑鳶一般,善於利用秋冬時節的東北季風,清晨八點左右黑鳶「起鷹」,順著東北季風與緩步升高的熱氣流順勢翱翔至東北角最高點的五分山頂縈繞盤旋;是落差儘四百公尺扶遙直上 對順風路程,對善於騰雲駕霧的黑鳶而言,可以說完全不費吹灰之力,其鷹巢位居五分山的末北方更是黑鳶祖先的智慧。

  近年來,政府大力推廣國民體態活動,在五分山頂氣象站側也構築了一條三點二公里通往新平溪煤礦坑舊北登山口極為工整的郊山步道,看黑鳶更加方便,民眾除了原有五分山頂氣象站前面東視野無礙的觀賞地點之外,利用步道拾級而上,不消五分鐘步程就可抵達瞭望亭,祗要天氣良好,有很大的機率可以看見黑鳶,雙翼偶而一歛一張矯健的迎向空際,時而俯衝,時而相互追逐,其類似英文自由「Free」的啼聲,在山谷峰巒間迴盪,顯得自由又浪漫,予人難以磨滅的映象。
  沿著石階步道下坡攬青踏翠,穿越令人心曠神怡的綠林山麓,由於處在東北季風背風面,有相當豐富的昆蟲生態,各式蝶類飛舞步道邊,如果夠輕易呼喚出千嬌百媚的蝴蝶種類,也是置身在自然舞台間的小小成就與証明,附帶一提,五分山步道全程往返須四小時,請遊客自行衡量體力。
  多貼近遊人不多的五分山,觀天象,聽鷹啼,看蝶飛,尋勝境,你更能體會永琚C

 回上一頁